早在三年前,華中師範大學原校長、著名歷史學家章開沅先生就提出辭去與兩院院士具有同等待遇的資深教授一職。前不久,華中師大黨委書記馬敏登門看望他時,章先生再次請辭,這也是他第4次提出這一要求。
  88歲的章開沅先生為何執意要求辭去資深教授?請辭的背後又有著什麼樣的深意呢?
  昨天上午,這位著名歷史學家在他的辦公室接受了本報記者的獨家專訪,他坦言:“有些東西不談不行,學界痼疾和弊端無以復加,總得要有人站出來說一說。”
  在30多分鐘的訪談中,章老思維敏捷,侃侃而談,完全不像一位已經88歲的老人。
  記者:您什麼時候有退休並請辭這個想法的?
  章先生:2011年前我就想退休了。那時身體大不如前,有些力不從心,而我還享受資深教授的待遇,這不合理,壓力很大。我早年曾參加過革命,是離休人員,想全身退下來,只拿離休工資。結果趕上全國轟轟烈烈紀念辛亥革命100周年,想退也退不了。連著開會,我病了兩場,太太也跟著我累病了。我想,這下我可以退了吧。沒想到,華師又要舉行110周年校慶,如果這時候退下來,我怕引起各方不必要的猜測,只好作罷。校慶結束後,我再一次提出退休。前不久,馬敏(註:華中師範大學黨委書記,章先生的學生)來看望我,我再次提出退休問題。這一次,他們答應了。
  記者:大家都希望待遇越高越好,科研經費越多越好,您也有條件終身享受這些待遇,為何主動放棄這一切?
  章先生:這個制度本身就不合理。榮譽可以終身,待遇應該“退休”。年紀大了,力不從心,有些工作也難以勝任,怎麼能繼續拿高工資和津貼呢?十八屆三中全會明確表示將對我國的院士制度進行改革。對於改革,我舉雙手贊成。我應該有個姿態,帶頭自我革命,不當這個資深教授,希望對打破學術頭銜終身制有所推動,對改革有所推動。
  記者:您認為我國的院士制度應該如何改革?
  章開沅:應該從根本上改革,像國外一樣,只有榮譽,沒有其他。現在的院士制度實際上有些變味甚至畸形了。院士的補貼並不太高,但兼職太多,有些人身兼數所大學的教授。高校引進院士也是不惜血本,引進費、安家費、科研啟動費等動輒數百萬元。院士是終身的,其待遇也是終身的,這個不合理。
  記者:據您瞭解,國外對院士有些什麼特殊待遇?
  章先生:我有兩個好朋友,都是院士,一個是法國人文科學院院士、巴黎高等師範學院教授巴士蒂,另一個是日本學術院院士、京都大學教授島田虔次。在評上院士之後,我曾半開玩笑地問巴士蒂:“當上院士有什麼好處?”巴士蒂一本正經地回答說:“當然有,有一套院士服。”島田虔次評上院士之後,他的收入沒有增加,房子也還是以前的房子,沒有什麼變化。
  我在臺灣講學時,結識了著名華人科學家李遠哲。李遠哲是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7年後又獲得諾貝爾化學獎。這要是在國內,那可就不得了,從國家、省、市一直到學校,都會給各種獎勵和榮譽,包括房子、車子等各種福利待遇也少不了。但是,他獲得的特殊待遇就只是一個車位!李遠哲告訴我,加州伯克利大學的停車位一直很緊張,他獲獎後,校方在停車場里划出一個車位,標註“李遠哲先生的優先車位”。
  記者:您退休以後,如何安排時間?
  章先生:對人生重新做一些安排,歇一歇,力所能及地做一些研究,然後會會老朋友,過一個輕鬆的晚年。
  記者屈建成
  【小資料】
  章開沅,國內辛亥革命研究的開拓者
  章開沅教授是我國著名的歷史學家、教育家。早年就讀於金陵大學,後長期執教華中師範大學,曾任校長,是國內辛亥革命研究的開拓者和權威。
  作為改革開放後最早開展國際學術交流的中國學者之一,先後應邀訪問了東西方十幾個國家和地區,並先後受聘擔任耶魯大學、普林斯頓大學、加州大學、香港中文大學和臺灣政治大學及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等許多著名學術機構的研究教授或客座教授,其深厚的學養和人格魅力深受國際學術界的高度評價。
  章開沅教授在辛亥革命史研究、中國資產階級研究、中國商會史研究、中國教會大學史、南京大屠殺歷史文獻等研究領域都有開創性的學術貢獻,在國際上享有盛譽。其論著豐厚,主要有《辛亥革命史》、《辛亥革命與近代社會》、《開拓者的足跡——張謇傳稿》、《從耶魯到東京——為南京大屠殺取證》、《傳播與植根——基督教與中西文化交流論集》等。他還是國務院學位委員會歷史學科第一、二屆評議組成員、召集人,培養和影響了一批活躍於國內外社會各界、特別是學術界的中青年知名學者。
  讓學術頭銜回歸本真
  章先生請辭一石激起千層浪
  章開沅先生主動請辭資深教授的消息傳開後,一些學者紛紛表達敬佩之意,也引發了大家對院士等特殊榮譽的議論。
  華中師大博導嚴昌洪教授很感慨:“他是歷史學家,對許多問題都看得很開,也看得更為透徹。”河南大學博導馬小泉教授認為:“對於這一請辭 ,無論是‘輓留’還是‘榮退’,結果已不重要,重要的是引發了人們對大學前途更多的關註和思考。”
  廈門大學教科院博導別敦榮教授昨天評價,章開沅先生的“自我革命”令人欽佩,這是他個人的精神追求;但他也揭示了中國知識分子身上存在的一種特殊現象——學術特權和學術利益。
  別敦榮說,在國外,院士就只是一種榮譽,沒有其他特別的地方。比如美國的院士制度已存在了100多年,美國科學院院士被認為是美國學術界最高榮譽之一。但只是證明其學術能力強,可以參加一些高級別的學術會議,除此之外和普通人一樣,不享受任何生活待遇。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多年來持續關註我國院士的學術特權和學術利益問題。他一針見血地指出,改革院士遴選和管理體制的核心,是院士頭銜去利益化,如果不剝離院士頭銜附加的學術特權和學術利益,很難純潔院士這一最高學術榮譽,也難實行院士退休和退出制度,從這個意義上說,章開沅先生帶了一個好頭。
  對於章開沅先生請辭資深教授一事,你有什麼看法和評論?歡迎致信郵箱693940361@qq.com,或短信發至13971678181,參與討論。  (原標題:“學界弊端總得有人站出來說一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x38ixevav 的頭像
ix38ixevav

創作

ix38ixeva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